古代藏族印刷发展.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手提袋制作

古代藏族印刷发展
藏族在古代没有文字的时候,记载大事也类似汉族古代刻本记事、刻石记事或结绳记事、那时,有的在木片、石片上刻上特定的符号或树叶、花朵及动物、形象;有的则刻在山洞里、崖壁上。岩画、岩刻,给后人留下了古老的谜一样的记录。

  藏族有了文字后,学者用它书写、记录,留下了大量文献。同时,如饥似渴地大量翻译汉文、梵文和于阗文等佛教、医药、历史等经典著作,对吸收外来文化,进行文化交流起到了良好的作用,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遗产。几个世纪内,著名译师辈出。在佛教“前弘期”,著名译师达51人;在“后弘期”,从仁青贝桑布(958~1055)到大译师达玛室利(1654~1718),著名译师达171人。早在藏王赤松德赞时代,已将几部《甘珠尔》、《丹珠尔》译成藏文,并进行了通俗化的整理工作。在藏王赤·热巴巾时,还制定了著名的“译例三条”,即关于校译佛说部和论疏部两类佛教典籍的3条规章,使译者有所遵循和选择。在翻译整理的基础上,译师们将《大藏经》编了藏文书目,抄写工整。8世纪,大译师噶娃白则、孔·鲁益旺波等编了《大藏经》、《旦噶目录》(因藏于山南旦噶颇章而得名)和《钦普目录》(因藏于山南桑耶钦普宫而得名)。

  进入元朝,在武宗至大时期(1308~1311),为皇帝所信赖的大德尊巴降央,委托洛色益西、索南沃色、江绕强秋绷等,把全藏所有的藏译佛经编订为《甘珠尔》、《丹珠尔》,即佛说及论疏两部,并编辑了《甘珠尔目录之日光》,存放在纳唐寺。从此,藏文的《甘珠尔》、《丹珠尔》巨著才有了较完整的手抄本。

  几乎与此同时,历史上著名的喇嘛布敦·仁钦珠(1290~1364)又移纳唐寺所辑《丹珠尔》手抄本于夏鲁寺,重新鉴定分类,删重补遗,写为定本,并著《丹珠尔》目录。

  在布敦喇嘛进行此项工作的前后,萨迦、孔塘、蔡公堂、达隆、泽当、贡噶、丹萨梯、楚布等地,也纷纷汇集整理书籍,但仍是手抄本。

  明朝永乐年间(1403~1424),明成祖召宗喀巴入京。宗喀巴派弟子释迦也失代替他前往。第一次是1409年,第二次是1414年。1415年,释迦也失受封大国师。1419年他返藏倡建色拉寺。1434年,明宣宗宣德九年,封他为大慈法王。他在北京时,驻锡法源寺。为尊崇他的德行,永乐帝下令在南京制成铜印模版,印刷了红油墨楼梯折叠式的巨著《甘珠尔》经文,封面上写有金字汉、藏文对照目录标题,分别赏赐给萨迦巴、噶玛巴和宗喀巴。赏赐释迦也失的那套《甘珠尔》经文,至今仍完好地保存在色拉寺阿巴扎仓。

  南京铜印模版的制成,打开了西藏印刷业的大门,整个藏族地区的木刻版印刷事业从此获得了大发展。不仅是西藏三区(卫、藏、阿里),青海、甘肃、四川、云南藏区的木刻版或活字版印刷事业也蓬勃发展起来,印书院(巴尔康)相继建立。本回答由提问者推荐

weinxin
广州千度包装印刷微信
扫码微信马上报价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